交往以前,彼此之間的粉紅泡泡讓人願意認定終生,沒想到交往以後,才發現對方是恐怖情人。忌妒、佔有慾超乎常人,看到自己的手機裡還有前任伴侶的照片、聯絡資訊,就勃然大怒,如果不刪照片就以自殺來要脅…

恐怖情人的行為即便惡劣,也不見得構成法律上的恐嚇罪。

 

以自殺來恐嚇他人,不構成恐嚇罪

刑法第305條恐嚇罪有兩個成立條件:

1⃣針對「生命、身體、自由、名譽、財產」等事項

2⃣做出「恐嚇」的行為

 

例如,「你如果不跟我走,我就暴雷你最新電影的結局!」,這跟生命、身體、自由、名譽或財產都沒有關係,不會成立恐嚇。

至於怎樣算恐嚇?我國判決認為只要是「一般人都會怕」的行為,就算恐嚇。[1]

例如,你傳簡訊說「小心我讓你死得很難看」、「小心我烙人來打你」,一般人都可以想像是危害生命、身體並且害怕,因此是恐嚇。[2]

比較常見的恐嚇,都是要「對你不利」,例如「你不...,我就對你...」。然而,以自殺要脅的恐怖情人,並不是要對他人的生命、身體、財產等造成不利,而是以自己的生命來要脅他人。因此,並不符合目前常見判決對於恐嚇的定義,很有可能不會構成恐嚇罪。

 

以自殺來恐嚇他人,構成強制罪

雖然恐怖情人要脅自殺,好像不成立恐嚇罪,但這不代表以自殺威脅別人就沒事喔!

刑法第304條規定,用強暴、脅迫的方式,逼迫人做事,構成強制罪。例如你脅迫某人幫你送一封信,如果不照著你要求,你就對他家人不利,這時候就構成強制罪。[3]

我國法院對於強暴、脅迫的認定比較寬鬆,只要足以影響他人的自由意志就夠了,不見得要是「完全被壓制」。[4]舉例來說,你強抓別人的手不讓他離去,只要對方被抓住、無法任意離去,就構成強制罪,不見得要你抓的力道非常強,或是讓對方完全動彈不得。

因此,恐怖情人雖然不成立刑法的恐嚇罪,但是用自殺脅迫的方式來強迫他人照著他的要求做事,會成立刑法的強制罪

現在這個科技冷漠、人性疏離的年代,恐怖情人越來越多,不時都會在新聞上看到恐怖情人的消息,為什麼這麼多違法的人卻沒抓去關?

不少恐怖情人的伴侶,往往念及舊情,會不斷忍耐、包容,認為也許只是一時情緒不穩、不會再有下一次,因此自己咬牙接受,這也難怪恐怖情人雖然時有所聞,但真正被追究法律責任的還在少數。

另一個原因可能是,受害者並不知道恐怖情人的行徑其實觸犯了法律,也許他們會找親友訴苦,或是找社工幫忙,想方設法解決感情糾紛或是斷絕往來,但並不知道法律也是一個可以選擇的途徑。

假如你身邊也有朋友面臨一樣的問題,你現在就有足夠的法學知識可以告訴他法律上的權利,不要再讓他默默承受恐怖情人的高壓脅迫。

 

註解

[1] 參考台中高等法院106年上易字第209號判決台南高等法院105年上易字第713號判決

[2] 參考台中高等法院106年度上易字第835號判決

[3]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92年度台上字第5940號刑事判決

[4]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85年度台非字第75號刑事判決

 

如果這篇文章你還有疑問的地方,歡迎在文章底下留言、提供意見。

假如你喜歡這篇文章,別忘了定時追蹤LawPartner的網站以及臉書粉絲專頁「律師談吉他」,我們將不定時更新更多法律議題、實用知識。